欢迎光临

我们一直在努力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自驾新闻 >

【快讯】乌斯满的最后时刻:戴着沉重的脚镣,每天利用放风的机会祈祷

日期: 来源:收集编辑:admin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首页/栏目/内容广告位一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首页/栏目/内容广告位一(手机)

乌斯满草,是新疆女孩们用来护养眉毛和头发的一种草药,是她们动人的容颜不可缺少的宝贝。

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前长达10年的岁月里,这个好听的名字在新疆却成了恶魔的代名词,人人闻之色变。

当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、开国上将王震率部进驻新疆,建立新疆军区时,摆在他案头的一件大事,便是要解决掉这支盘踞在北疆的悍匪。

哈萨克首领的堕落之路

1949年9月24日、25日,驻守新疆的国民党将军陶峙岳和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审时度势,高举义旗,下令部下10万国民党军官兵起义,保障新疆政权实现了和平移交。

率领1野1军团进入乌鲁木齐的王震等人却没有心思享受和平解放的喜悦。

陶峙岳转交过来的公文档案反应的现实十分严峻:新疆160万平方公里的广阔领土,地广人稀,正是土匪流寇藏匿的好地方,其中最大的一支土匪武装首领名叫乌斯满,麾下人马足有3-4千之多,横行北疆,从未遇到敌手。

王震命人找来了乌斯满的详细背景资料,摊在作战地图上细细研究。

乌斯满,哈萨克族人,出生于1895年,是阿尔泰山可可托海地区莫勒和部落的普通牧民,家中在阿山和外蒙间以贩运牲畜为生。

依靠祖辈积累下来的财产,他是为数不多的接受过文化教育的牧民,再加上一张巧嘴,颇能获得部落乡亲们支持。

乌斯满起家于反抗新疆军阀盛世才的第一次可可托海暴动,平心而论,由于当时盛世才在民族政策上的错误,这一次暴动并不能算作叛国行为。然而乌斯满接下来的举动,很快就让自己的行为偏离了正义轨道。

1940年4月,乌斯满从暴动队伍中蛊惑40余名同部落牧民,带着三支步枪逃亡到哈热布里根,然后渡过额尔齐斯河回到自己的冬牧场库尔特。这就是乌斯满真正起家的本钱。

不得不说,乌斯满有些军事才能,他蛰伏在库尔特昼伏夜出,神出鬼没,过路的无论是新疆国民党军,还是异族甚至本族牧民,都遭到他无情的劫掠。

1940年9月,乌斯满率部与其他暴动队伍一起围攻可可托海县城,在当地政治舞台上第一次崭露头角。

在日军侵华的大背景之下,乱世之中,倒也不能过于苛求一个文化水平低下的牧民首领,若是他能够审时度势,及时改邪归正倒也罢了。怎奈他利令智昏,于1941年夏,参加了第二次阿山牧民暴动。

这次暴动遭到盛世才强力镇压,乌斯满最后只得和十几个亲信,带着几条枪遁入新疆、外蒙交界处的高山密林,继续他的抢劫勾当。

新疆政府曾经派出一支蒙古骑兵,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隐隐已有心腹大患的匪部,却被乌斯满以游击战术击败,乌斯满的大名一时间在哈萨克部落声势暴涨。

盛世才政府这次军事讨伐失败的后果极为严重,从此当地牧民开始对政府保境安民的能力产生怀疑,信心日益动摇,反而开始携家带口,转投乌斯满一方。

1942年冬季,哈拉哈斯部落牧民杀死省政府的警察,带着武器正式加入乌斯满,让他的实力和野心进一步在邪路上膨胀起来。

1943年10月,乌斯满已成阿山地区反对盛世才势力的“盟主”,他以往打劫牧民发家的不堪过去被一笔勾销,成了当地人心目中的“革命英雄”。

尾大不掉

1943年到1949年这6年里,可谓是乌斯满匪部的黄金岁月。

正如我们今天在阿富汗、缅甸内乱中见到的一样,乌部先是袭击乌鲁木齐北大门奇台的警察哨所,继续扩大自己的武器装备,同时炫耀自己的武力。

盛世才不断派兵进剿,但此时乌斯满已经成功骗取到当地哈萨克众多部落的支持,有了根基,羽翼日益丰满,仅凭一个思想落后的旧军阀,是无法阻止他势力迅速扩大的。

1944年3月,盛世才军阿山总指挥部乌河城下,竟然出现了数千名蒙古、哈萨克部队数千之众,为首指挥的赫然正是恶名流传整个北疆的乌斯满。

乌河驻有盛军骑兵31团,附近还有骑兵第32团和暂三师第七团,在乌斯满匪部猛烈进攻之下,竟然损失惨重,难以支持。奇台商民纷纷逃往乌鲁木齐避难。

盛世才统治新疆11年,却被一个小小的乌斯满弄得焦头烂额,颜面尽失,蒋介石趁机夺了他的权,派国民党军进入新疆“代为剿匪”。

乌斯满顺利“击败”盛世才占领乌河后,继续率部西进,沿途不忘散发传单,进一步煽动当地牧民加入自己的武装反抗。

至此,乌斯满的反动面目已经彻底暴露无遗,在屡次进攻富蕴县城没有得手之后,乌斯满退至青河,竟然特意分兵一路袭击新金沟,将当地挖金汉人屠杀殆尽。

乌鲁木齐附近的昌吉、奇台、阜康、乾德、镇西等地的哈萨克族牧民纷纷受到乌斯满蛊惑煽动,整个北疆的局面,面临失控的风险。

乌鲁木齐城中挤满了逃难的平民巨富,因为他们知道乌斯满势力雄厚,如果一朝这股势力继续壮大,伊犁、塔城都可能不保。

一直对乌斯满束手无策的国民党政府索性只好将其招安为“新疆省府委员兼阿山专员”。让他获得了正式的官职。

而此时,另一只神秘的黑手也渗入了新疆。

1947年起,美国将中情局间谍马克南派往新疆领事馆担任副领事,监视苏联的核计划。

马克南的“工作热情”却远远超出了上司的指派,他不仅针对苏联,也要针对中国,具体来说,便是四处联络土匪、国民党、部落武装等反对共产党的势力,相机而动。

陶峙岳和包尔汉迎接王震入城的那天,美国领事馆不得不撤离新疆,临走之际,便将这枚埋下的地雷引爆了。

马克南的一个重要联络对象便是乌斯满。

他在新疆西部边境给乌斯满空投中情局支援的武器弹药,对乌斯满部下进行特工训练,扬言要在新疆西部开辟“反共游击战场”,在领事馆撤离之后,依然潜伏在新疆长达数月之久。

除了乌斯满之外,顽固反共的原新疆财政厅长贾尼木汗和维吾尔族哈密区保安司令、哈密区国民党党务指导员尧乐博斯、巴里坤地区的一些哈萨克族部落头人也早已被马克南打通。

美国驻新疆领事包懋勋出面对乌斯满说:“我希望你们之间要团结,不要闹意见,好好使用美国给你们的援助,以此反对共产党,反对三区。”

由于乌斯满对哈萨克牧民蛊惑甚深,这些地下势力最终决定准备将无辜的哈萨克牧民推上前台,作为反对新疆和平解放的炮灰。

由贾尼木汗负责在昌吉、景化,乌斯满在吉木萨尔、奇台、木垒等地,秘密等待美国主子和蒋介石的信号,发动武装叛乱。

美国人自以为行事周密,天衣无缝,岂料一举一动都在解放军和新疆人民眼中。

1949年10月5日,中央派驻三区的代表邓力群通过著名的“力群台”向中央汇报:

“友人告我,…不久前曾有一美国人去乌斯满处,…现贾尼木汗已与乌斯满合作,拟撤往镇西,继续其土匪的抢劫破坏活动,决心不向我军投降。

有人称阿山当局打算派五六百骑兵前去歼灭他们,我说愿将此意见报告中央和彭(指彭德怀)、张(指张宗逊),但在中央和彭、张未来命令前不要有所行动。”

包尔汉也向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发去密电求救:“极密,北京:…乌斯满等反动分子,仍希率部集中新青交界之宿莽山,企图与国民党反动派联络总之本省危机四伏,情势严重,务希西来之人民解放军兼程来新,以解危局…”

敦煌末路

马克南安排好了一切,便找借口离开了北疆这片马上要发生大乱的是非之地,谁料逃亡到西藏境内的中印边境时,被藏族爱国同胞击毙,中情局的巨额奖赏,就此化为雪域中的一片污泥烂水。

距离乌斯满发动叛乱的日期也越来越近,王震决定先礼后兵,尽最后的努力,劝说乌斯满回心转意,改邪归正。

1949年11月22日,王震派遣进疆人民解放军随军工作团团长、旅居兰州的著名哈萨克商人艾买提·瓦吉提携带亲笔信和礼物前往巴里坤湖附近山区乌斯满的驻地,向他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宗教政策.王震在信中明确表示,只要乌斯满接受人民政府领导,仍可担任阿山专员或参加省政府工作。

此后双方互有数次接触,乌斯满的亲弟弟甚至直接面见王震,受到了亲切接待。

新疆人民政府也派遣瓦黑提胡尔曼拜去做乌斯满、贾尼木汗的工作,但此时乌斯满早已暗中下定决心,要和人民政府顽抗到底。

1950年2月,北疆大地冰雪未消,战火却重新燃起。2万多名哈萨克牧民在乌斯满煽动下发动了武装暴乱,整个新疆东部陷入连天的炮火之中。

叛军围四处烧杀抢掠、围攻城镇,解放军政工人员和无辜群众的鲜血染红了城镇上的大街。

随着乌斯满发动叛乱,原国军中不甘失败的骑五军骑兵第20团千余人、阜康骑七师特务营等残余反动势力相继响应,杀死解放军派来的政工人员后逃往山区。

3月19日,尧乐博斯逃出哈密,随即指挥手下发动突然袭击围攻哈密城。

人民解放军遭到突然袭击,初期损失十分惨重,其中包括4月1日,第16师副师长罗少伟在亲临前线侦察时,遭到埋伏的乌斯满武装偷袭,罗少伟等五人当场牺牲。

乌斯满举事能够造成如此大的震动,除了新疆的共产党基础薄弱、美国下了大本钱支援叛匪之外,也是因为长期以来无人能够打击乌斯满的嚣张气焰,造成当地群众“对我军力量估计不足,对乌匪估计过高,抱着幻想摇动不定的态度,认为乌匪在新疆盘踞十多年之久都未被消灭,解放军也难把他消灭…”。

但是乌斯满彻底失算了。王震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对付他。

叛乱初起,新疆军区就迅速组建了新疆剿匪总指挥部,王震为总指挥,要“肃清乌斯满股匪和骑七师部分叛军,保卫新生人民政权,保卫新疆政治、军事、文化中心乌鲁木齐化”。

第六军军长罗元发任北疆前线指挥,西北军区第2、第5、第6军各派出一支部队共1.1万余人,对乌斯满部形成绝对兵力优势,配以马、骆驼、坦克、飞机等后勤保障,在茫茫沙漠中围猎这支不知天高地厚的叛匪。

共产党剿抚并用,一路专心打击乌斯满、贾尼木汗、尧乐博斯等叛乱核心人物,一路解救被他们劫持的各族人民,乌斯满的土匪本性在人民军队面前暴露无遗,他在哈萨克族内部的群众基础迅速垮台了。

1950年5月底,尧乐博斯躲入藏区,最后仓皇逃亡台湾,7月3日,贾尼木汗被俘。叛乱核心只剩乌斯满一人仍在负隅顽抗。

广大的新疆已经没有乌斯满的容身之处,他被迫一路逃亡荒凉的甘肃戈壁,进入敦煌县境内。

1951年2月15日,在甘肃第三军军长黄新廷的亲自带领下,齐装满员的骑兵团分为两路,对乌斯满最后的藏身之所发起搜捕。

2月19日,乌斯满的营地被找到,他最后的2500多人铁杆份子沦为解放军的俘虏,只剩乌斯满孤身一人,骑着白马逃往西北。

就在这巨匪眼看逃出生天之时,骑兵大队第三连文书孔庆云、炊事员刘华林及时截住乌斯满退路,在贴身肉搏战中,将这头200多斤的黑毛恶兽生擒于马下。

共产党对这位罪恶滔天的悍匪提供了足够的人道主义关怀:考虑到对方的宗教信仰,批准他每天在祈祷时分,可以来到老满城监狱的大操场放风——当然,要戴着沉重的脚镣。

在老满城关押期间,乌斯满的态度对待公正审判的态度仍十分顽固,他不但拒不交代一些要害问题,而且有时还肆意说些挑衅的话,以示对抗。

罗元发军长气愤地说:“看来这家伙是决心带着花岗岩的脑袋去见他的上帝了。”

1951年4月29日,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门前的广场上,举行了公审乌斯满、贾尼木汗的群众大会。

会场群情激愤,在如同暴风雷鸣:“坚决镇压人民公敌乌斯满!”的口号声中,乌斯满浑身发抖,巨大肥硕的身子缩成一团,昔日风光丝毫不见踪影。

乌斯满勾结国内外反动势力发动武装叛乱,破坏民族团结等条条大罪证据确凿,不容抵赖。审判长包尔汉宣布判处乌斯满、贾尼木汗死刑,立即押赴刑场执行枪决。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首页/栏目/内容广告位二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首页/栏目/内容广告位二(手机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广告位三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广告位三(手机)

相关阅读

  • 【快讯】江门市一企业获“国字号”称誉!


  • 记者从市工信局获悉,2022年江门市第2批5G产业发展扶持资金项目申报工作正在开展,支持方向包括5G应用示范方向、5G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方向、5G示范园区(基地)建设方向。 图为采棉机在新疆沙…
  • 【快讯】一张图招来3万元赔偿,营销宣传可要注意了!

  • 新媒体作为企业和个人宣传的重要渠道,蕴含着巨大流量和广阔市场,但也可能因为一张图片、一个字体,就面临侵权风险。 最近小编就收到一家信息科技公司老板的来电咨询,称被某图片传媒公司以侵犯著作权为由起…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广告位四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广告位四(手机)

热门文章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侧边广告位一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侧边广告位一(手机)
  • 【快讯】云南石林:明月寄相思 天涯共此时

  •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日,是我国传统的中秋佳节,也是我国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传统节日。若有灯光,灯光把石林涂抹得色彩斑斓,缥缈美轮,灯光与月光的交融,为中秋月夜增添了一份暖色,月夜不再是黑白清辉,而是流光溢彩…
  • 【快讯】藏书修史的班氏父子

  • 《汉书叙传》是班固自撰的家族史,内中记述其叔伯祖班斿“学有俊材”,曾参与刘向整理官藏,因侍读而获皇帝赏识,“赐以秘书之副”,即将官藏副本赐之,当时官藏敕不外传,而班斿获赐,足见其才能超众,由是班家始有藏书,后…
  • 【快讯】9天逾40地出台政策松绑楼市

  • 此外,河南还提出,各地采取发放购房券、购房补贴、契税补贴等方式,支持人才购房落户和城乡居民合理住房需求;四川提出,对引进人才、二孩三孩家庭、农民工等购买商品住房给予适当支持;云南提出,加大对新市民购房支…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侧边广告位二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侧边广告位二(手机)

最新文章

  • 【快讯】江门市一企业获“国字号”称誉!

  • 记者从市工信局获悉,2022年江门市第2批5G产业发展扶持资金项目申报工作正在开展,支持方向包括5G应用示范方向、5G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方向、5G示范园区(基地)建设方向。 图为采棉机在新疆沙…
  • 【快讯】来抚返抚请主动完成“落地检”

  • 为了你和他人健康,请来自高中风险区、实行静态管理或有社区传播风险区域的,请主动配合隔离管控措施;来自低风险区的,立即主动进行1次“落地检”并完成3天2检,第4、5天时再分别进行1次核酸检测并7天内避免参…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侧边广告位三(PC)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侧边广告位三(手机)